?

友情链接:

医患纠纷中对鉴定结论不服,可否二次鉴定?(江苏省)——振泽医疗法律中心闫乐薇律师 - 振泽看法 - bet356提款处理_bet356提款不到账_bet356在线体育投注 365bet体育在线直播_必赢365bet手_365bet官网 世杯投注365 tv

联系我们CONTACT US

联系人:韩小姐
电 话:025-68571899
传 真:025-68571880
地 址:中国南京市长江路99号 长江贸易大楼22楼

你现在所在位置: 首页 - 振泽看法 - 医患纠纷中对鉴定结论不服,可否二次鉴定?(江苏省)——振泽医疗法律中心闫乐薇律师

医患纠纷中对鉴定结论不服,可否二次鉴定?(江苏省)——振泽医疗法律中心闫乐薇律师

医疗损害责任鉴定是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确定医方医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重要依据。江苏省的法院一般委托市级医学会进行鉴定,重新鉴定至江苏省医学会进行。诉讼是一场零和博弈,鉴定结论必然对一方有利,对另一方不利。根据大量案例可以看出,很多情况下,一方当事人对第一次医疗损害责任鉴定结论不予认可,从而向法院申请重新鉴定。本文通过检索江苏省内八则案例(数据库网站:无讼案例;关键字: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由:侵权责任纠纷、重新鉴定、江苏省;排序依据:相关性),分析法院对待重新鉴定申请的态度,得出如下结论(仅供参考):

?

1、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因鉴定材料未经过质证程序,若另一方不予认可,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应当由负有举证责任的一方重新申请鉴定。

2、一审中,一方以鉴定程序违法要求重新鉴定的,若有确切证据证明的,法院予以准许,否则,不予准许;

3、一审中,一方对鉴定意见内容不服,要求重新鉴定的,法院一般予以准许;

4、二审中,一方以鉴定程序违法要求重新鉴定的,除非有重大程序问题的,法院一般不予准许;

5、二审中,一方以鉴定意见内容不服,要求重新鉴定的,法院不予准许(根据现有案例)。

?

?

案例1:魏仲洲、刘华等与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徐州中院)

?

一方自行委托有关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因提交鉴定的资料未经过质证,鉴定意见的依据并不充分,另一方提出重新鉴定的,法院予以批准。

?

上诉人魏仲洲、刘华为证明被上诉人睢宁县人民医院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及其医疗行为与患儿魏某的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提供了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鲁金司法鉴定中心(2013)临鉴字第1488号《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书》。关于该鉴定意见能否作为定案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有关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另一方当事人有证据足以反驳并申请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本案中,上诉人魏仲洲、刘华委托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发生在(2012)睢民初字第730号案审结后。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所依据的材料系上诉人魏仲洲、刘华单方提供,未经被上诉人睢宁县人民医院质证和原审法院确认,且在(2012)睢民初字第730号案中,双方当事人均提供了本案医疗行为所涉诊疗资料。因此,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的依据并不充分。被上诉人睢宁县人民医院根据上述规定申请重新鉴定,原审法院据此准许其重新鉴定申请,并无不当。

?

案例2:许平与睢宁县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徐州中院)

?

患方以一审法院没有对重新鉴定程序进行释明,没有告知上诉人有权申请重新鉴定的权利,一审程序违法提出重新鉴定申请,法院不予准许。

?

虽然上诉人许平对徐州市医学会的鉴定结论提出异议,认为鉴定结论不正确,但没有提供足以推翻徐州市医学会鉴定结论的关键证据,且上诉人许平在一审期间也没有对徐州市医学会的鉴定结论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故原审法院将徐州市医学会的鉴定结论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并无不当。二审期间,虽然上诉人许平提出了重新鉴定,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当事人对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提出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一)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不具备相关的鉴定资格的;(二)鉴定程序严重违法的;(三)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的;(四)经过质证认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其他情形。”之规定,本案并不符合人民法院重新启动鉴定程序的法定情形。故对上诉人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

案例3:孙学美与沭阳县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南京中院)

二审期间,一方以鉴定程序违法,鉴定结论依据不足提出重新鉴定申请,但证据不足的,法院不予准许。

关于南京医学会的鉴定意见应否采信,孙学美要求重新鉴定的申请应否准许的问题。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对专门性问题认为需要鉴定的,应当委托具备资格的鉴定人进行鉴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必须提供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不具备相关的鉴定资格、鉴定程序严重违法、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经过质证认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本案系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对医务人员是否有过错以及诊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认定,属于法律规定的专门性问题范围,应当委托具备资格的鉴定人进行鉴定。一审法院委托南京医学会对本案进行了鉴定,鉴定机构及鉴定程序均符合法律规定,鉴定分析意见客观合理,一审法院对上述鉴定意见予以采信并无不当。本案系由医患双方随机抽取专家组成鉴定组,鉴定书有专家签名,并加盖有南京医学会医疗损害鉴定专用章,鉴定书的形式符合规定,孙学美认为南京医学会不具有司法鉴定资质,鉴定人员无鉴定资格,出具的鉴定意见书无鉴定人员签字等上诉理由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关于孙学美要求重新委托鉴定的问题,因其不能提供证据证明本案存在需要重新鉴定的法定情形,其要求重新鉴定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准许。

?

案例4:范明与南京市第一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南京中院)

?

一审中,若一方对市鉴定机构(第一次鉴定)出具的鉴定意见不服提出二次鉴定(省医院学),一审法院予以允许。二审中,若一方对二次鉴定结果不服,再次以鉴定程序违法为由,要求重新鉴定,不符合规定,不予准许。

?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对专门性问题认为需要鉴定的,应当委托具备资格的鉴定人进行鉴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必须提供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不具备相关的鉴定资格、鉴定程序严重违法、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经过质证认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本案系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对医务人员是否有过错以及诊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认定,属于法律规定的专门性问题范围,应当委托具备资格的鉴定人进行鉴定。一审法院委托南京医学会、江苏省医学会对本案进行了鉴定,鉴定机构及鉴定程序均符合法律规定,鉴定分析意见客观合理,一审法院对上述鉴定意见予以采信并无不当。二审中,江苏省医学会就本案相关问题进行了补充书面答复,分析清晰有据,对该复函本院予以采信。关于范明认为案涉医疗事故鉴定书无鉴定人签名的问题,《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应当根据鉴定结论作出,其文稿由专家鉴定组组长签发。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盖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专用印章。”本案系由医患双方随机抽取专家组成鉴定组,鉴定书加盖有南京医学会、江苏省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专用章,鉴定书的形式符合法律规定,范明该项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鉴定专家组组长徐晓峰系骨科主任医师,且系江苏省医学会医疗损害鉴定相关学科常任专家库专家,范明申请法院调查其是否具备关节镜手术相关专业操作知识的请求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范明要求委托中华医学会重新鉴定的问题,因范明不能提供证据证明本案存在需要重新鉴定的法定情形,其要求中华医学会重新鉴定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准许。

?

案例5:上诉人张晓东与被上诉人南京市口腔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的民事判决书(南京中院)

?

二审中,一方以鉴定程序违法,申请重新鉴定,未提供相关证据,法院不予准许。

?

张晓东向原审法院书面申请重新鉴定,认为鉴定过程中鉴定组专家人数应当为三人以上单数,且由医患双方随机抽取,而南京医学会强行决定专家人数为三名,人数太少,不够客观,明显违规等。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须提供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不具备相关的鉴定资格、鉴定程序严重违法、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经过质证认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现南京医学会确定本案鉴定专家的人数及抽取程序并未违反规定,张晓东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存在需要重新鉴定的情形,故对张晓东提出的重新鉴定申请,法院不予准许。

?

案例6:舒士能与淮安市上河镇卫生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淮安中院)

?

二审中,一方以鉴定内容与事实不符,申请重新鉴定,法院不予准许。

?

本院认为,本案系医疗损害责任纠纷,被上诉人接诊上诉人并对其进行拍片检查符合治疗规范。上诉人仅以拍片报告与其个人认识不符而主观判断拍片报告结论错误,而卫生院的拍片报告与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结论一致,被上诉人不存在治疗过错。另外,被上诉人的诊疗行为与上诉人主张的相关损失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故一审法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并无不当。上诉人二审中申请对其伤情进行重新鉴定,但并未举证证明鉴定意见存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的情形,故对上诉人重新鉴定的申请,本院不予准许。

?

案例7:仇素兰、沈言江等与无锡市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无锡市南长区人民法院)

?

一审中,一方认为鉴定程序违法(其实是对鉴定程序未理解到位,但已经在相关文件签字确认),申请重新鉴定,法院不予准许。

?

患方认为鉴定机构程序违法,理由是本案承办法官没有将鉴定事务交由司法鉴定办公室而自己操纵,无锡市医学会临时更换鉴定人员,私自勾结承办法官让倪克永到场参加医学鉴定,该司法鉴定过程严重违法。

本案双方当事人均在建立鉴定专家组成员医患双方须知、医疗损害技术鉴定专家组代码单上签字对上述情况予以确认。仇素兰、沈言江、陈秀英提出的无锡市医学会临时更换2名鉴定人员,即因鉴定专家组2名正式成员外出开会无法参加鉴定会,而由无锡市医学会在双方当事人确认的鉴定专家组候补成员中选择2名补缺,故仇素兰、沈言江、陈秀英提出的本案司法鉴定程序违法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依法对其重新鉴定的申请不予准许。

?

案例8:周忠、漆苏平与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

????一审中,一方对市医学会鉴定内容、结论不服,申请重新鉴定,法院予以准许。

?

? 一审法院先行委托徐州市医学会进行鉴定,鉴定结果为:医方对患儿手术后可能出现的肺动脉高压危象及左右心功能不全的并发症认识不足,处理不当,与患儿死亡有一定因果关系,其原因力大小为主要因素。对上述鉴定结论,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不予认可,并申请由江苏省医学会进行重新鉴定,一审法院根据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申请,即委托江苏省医学会进行重新鉴定,法院予以准许。